体育足球网-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育文化

和平精英“入亚”一场电竞和传统体育的双赢

2021-11-09 23:42:47体育足球网-首页
  距离杭州2022年亚运会正式开幕还有不到1年时间,一场幕后的竞争已经提前决出了胜者

  距离杭州2022年亚运会正式开幕还有不到1年时间,一场幕后的竞争已经提前决出了胜者。

  11月5日,杭州亚组委在第四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对外公布了第19届亚洲运动会(以下简称“亚运会”)项目所有小项,其中电竞项目的八个小项分别是:《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亚运版本》、《和平精英亚运版本》、《FIFA Online 4》、《炉石传说》、《街霸 5 》、《梦三国 2 》与《Dota 2》,这八个项目涉及腾讯、拳头游戏、EA SPORTS、暴雪娱乐、CAPCOM、电魂网络和Valve等多家厂商。

  这是电竞继2018年成为雅加达-巨港亚运会表演项目后,首次作为亚运会正式竞赛项目出现在公众视野中,项目所获得的奖牌将计入国家奖牌榜。与此同时,AESF-机甲大师和AESF-VR虚拟科技体育也将同时作为示范表演项目登上亚运会赛场。

  此番电竞成为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标志着电竞的体育化之路取得了又一阶段的成功。事实上,自从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结束后,电竞在主流语境中就逐渐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可。以现任国际奥运会主席巴赫为例,他对公开表达已经从2018年的“拒绝电竞入奥”,变为了“代表国际奥委会鼓励任何相关方”探索电竞新的可能性。

  电竞也一直是一门好生意。根据《2020全球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电竞用户预计将达到4亿,其中25岁以下的用户比例将超过1亿。北京、上海、成都、西安、杭州等多个城市均提出打造“电竞之都”的目标;教育部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列入了高等院校的专业目录;而“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成为了被官方认可的正式职业。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当所有人都看到了电竞行业的未来和机会时,到底什么样的项目才能够得到认可,进入亚运会呢?

  事实上,从2020年底亚奥理事会正式批准电竞成为杭州亚运会比赛项目后,关于“电竞项目亚运竞争上岗”的讨论就已经开始了。央视网在报道中写道:“各个电竞细分项目都憋足了劲,按照圈内人的说法,为了获得一张入场券,竞争相当激烈。”

  作为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的主席,霍启刚曾经总结过几个标准,除了“尽可能覆盖MOBA、虚拟体育、卡牌类等耳熟能详的电竞项目”、“兼顾电脑端和手机端”两条针对不同项目间平衡性取舍的描述外,一个稍微硬件的条件是:“尽量选择在全亚洲绝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都有不错群众基础的项目”。

  一方面,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2021年6月《和平精英》月活玩家用户超过了6600万。另一方面,根据腾讯互娱光子市场总监、PEL联盟主席廖侃在2021年6月腾讯电竞年度发布会上的介绍,和平精英联赛今年上半年的赛事直播内容观看量已经超过了130亿,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过100%。两项数据均属于业内头部水准。

  不过,在中国这个巨大的游戏市场里,仅仅依靠“在亚洲范围内拥有不错的群众基础”,显然并不足以构成进入亚运的核心竞争优势。

  “国际化”是和平精英赛事体系从建立到发展过程中一直贯穿的重要策略。在2019年第一届世界性赛事PEC(和平精英国际冠军杯)举办时,除3支中国本土电竞俱乐部参赛外,就还吸引了其他12支国际战队,其中8支来自亚洲地区。到2020年,参赛国家和地区涵盖了除非洲和大洋洲之外的所有大洲,不乏Navi、T1、UOL等老牌国际知名俱乐部。

  可以说,基于国际化的开放性,包括《和平精英》把影响力和资深覆盖面积拓宽到了中国之外的广泛市场。

  游戏行业发展过程中一个很大的挑战就在于,不论是游戏本身玩家还是电竞赛事的观众,都会由于时间推进以及各种新游戏带来的不断冲击,造成不同程度的审美疲劳。

  在这个问题上,《和平精英》的应对策略除了常规在游戏领域里增加新的玩法和地图外,也尝试从赛事本身出发,通过对积分规则等做出相应调整,提高比赛的推进节奏和观赏性。

  举个例子。作为一款多团队战术竞技类游戏,为了避免更多团队在比赛中采取保守策略,2021年和平精英联赛(PEL)通过修改积分规则——削减每场比赛中前4位队伍获得的积分,对前两个信号区里淘汰分双倍加成——让比赛变得不再保守。

  第三个因素,也是《和平精英》的一个较为关键的差异化因素:通过数字技术,和传统体育产生了紧密结合。

  根据了解,《和平精英亚运版本》将以现实体育项目为参考,在线上还原越野、射击、赛车等多种竞技项目的真实对抗。在上届亚运会中成为正式比赛项目的滑翔伞,也可以在《和平精英亚运版本》中找到类似的元素。

  可以说《和平精英》是除《FIFA》以外,在亚运版本是8个项目里,从游戏形式和内容上,最接近真实体育和运动状态而非纯数字化场景一个项目。

  而诸如跳伞、越野等强户外相关的运动项目,因为符合新、潮、酷等特点,在近年受到了年轻人们的热烈追捧。

  这样的设置非常符合当今国际运动年轻化、潮流化的趋势。要知道,在刚刚结束的东京奥运会中,越来越多的短视频平台、新兴互联网社交平台、年轻化的消费品牌都积极参与到了顶级体育赛事的版权、赞助、营销等领域中。如何在具体的操作中应对年轻人群,是很多传统体育人不断思考和学习的全新话题。

  SPORTFIVE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李莹曾在今年年初采访中告诉懒熊体育,但过去这一年,由于疫情造成赛事延期或停摆,哪怕手握顶级IP,也有很多人不太愿意聊足球。但只要她提出聊一下电竞,“基本都没有被拒绝过”。

  用开放、创造的态度,结合数字化技术还原了传统体育,这样的项目,亚运会自然很难拒绝。

  第一次发生在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中国电竞选手在参加的3个电竞中取得了2金1银的佳绩。新京报用《从被误解到千亿市场》为标题,展望了电竞行业的美好前景。

  但如果从更大的角度来看,电竞和传统体育的融合,显然不仅只是一件单方受益的事。

  事实上,通过新鲜好玩的项目吸引年轻人,也是奥运会近年的一个常规手段。在刚刚结束的东京奥运会上,就增添了滑板、冲浪、运动攀岩、三人篮球、小轮车场地技巧等与“城市运动文化”紧密相关的项目,希望得到更多年轻人的关注和参与。

  而和电子竞技一同成为杭州2022年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的,也是另一种代表着潮流生活方式的运动:霹雳舞。

  事实证明,《和平精英》中包含的几种运动场景,在近年取得了高速发展。根据《中国民航网》的信息,2019年我国高空跳伞人数比2018年增长了42%,跳伞教练月薪更是从1万涨到了4万,滑翔伞项目也是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那届赛事里的另一个“非奥”项目水上摩托,也可以在《和平精英》里找到相应元素。

  其次,电竞赛事由于在赛制、规则、玩法上更便于调整,因此相应的赛事创新比起传统体育更加频繁,也可以和传统体育在赛事创新上相互提供灵感和启发。

  譬如上文提到的,通过修改积分规则让比赛节奏变快,就可以在过往传统体育项目里找到类似的案例。上世纪90年代,足球比赛就通过引入“禁止守门员手接回传球”的规则,把当时逐渐上升的“1比0保守主义”趋势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再举个例子,在2021年的和平精英联赛(PEL)中,官方通过在传统大“地图”中间穿插打入面积更小、比赛时间更短的雨林地图,有效提高了观众情绪的连贯性,缓解了观赛疲劳。

  显然,传统体育很难直接在一项运动中加入全新的比赛场景。不过在同样思路的启发下,场地更小、节奏更快、对抗更频繁的三人篮球就出现在了东京奥运会,并且成为了中国观众关注程度极高的集体项目。

  ▲三人篮球在奥运会结束后依然维持了热度,年轻化会是未来传统大赛在项目设置考量中的一个重要因素。

  启发和碰撞甚至可以延展到赛场外的营销、宣传中。甚至可以辐射到同样体量巨大的影视行业。2018年春节档热门电影《红海行动》在上映前,就通过借用跳伞、越野等多种《和平精英》游戏里的元素,快速为广大用户构建了相对熟悉的情境。

  伴随《和平精英亚运版本》等8个项目正式进入亚运会,可以说电竞的体育化进程再次迈出了重要一步。这个进程也许起源于传统体育对电竞领域里年轻用户的渴望,但伴随着交流的加深,电竞行业在运营、改革过程中的种种策略,也能对传统体育提供启发和反向赋能。

  亚运之外,奥运会也还在不断地强调“年轻人”的概念。既然巴赫主席已经松口了,这个比亚运会更大的综合赛事IP,会不会成为追求“国际化”的《和平精英》们的下一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