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足球网-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育生

【54】体育生在酒局上被陌生人摸了大腿

2021-11-09 12:36:41体育足球网-首页
  和体育生一起从老家回到广州之后,一下动车他就开始催着我给我爸妈报平安,我觉得拎着行李在人潮拥挤的火车站里打电话实在有点麻烦就说“再等一等”,谁知道靳泽这家伙直接掏出自己的手机打了过去

  和体育生一起从老家回到广州之后,一下动车他就开始催着我给我爸妈报平安,我觉得拎着行李在人潮拥挤的火车站里打电话实在有点麻烦就说“再等一等”,谁知道靳泽这家伙直接掏出自己的手机打了过去。我可真没想到他居然还跟我妈要了号码,他一口一个“妈”叫得相当自然,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时不时地用食指在后背上撩两下,每次他这么一弄,我的身体都会禁不住颤抖一下,他看在眼里,嘴角全是得意。

  他们俩聊了好一会儿才把手机递给我,我妈在电话那端是藏不住的笑意:“喂,小恺啊,回去要好好学习知道吗,妈妈上你刘阿姨家去了,先不跟你聊了。”我连声都没吱一声,我妈就把电话给挂了,这还是那个爱我的妈妈吗?我把手机丢靳泽的怀里,然后大步往外走,他在后面一边追一边笑:“那有人跟自己亲妈吃男朋友的醋?”他这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更来气,因为在他和我妈打电话的时候,我给我爸发了条微信,结果我们家那老头竟然给我来了句:“下回记得还带阿泽一起回来,多热闹啊。”

  见鬼了,凭什么这么戏剧化的情节要发生在我的身上,别人不都是出柜之后闹得天翻地覆,老死不相往来吗?怎么到了我这儿,我爸妈都变成偏袒他这个新儿子去了,闹得我又好气又好笑。

  靳泽跨步挡到我的面前,他放下手中的行李,突然把我抱到怀里。妈呀,火车站的人可不能更多了,虽是匆匆而过的陌生人,但我依然能瞥见他们路过时那眼里一闪而过的困惑甚至是嫌弃,我赶紧把靳泽推开:“你有毛病啊?你这么喜欢抱的话,就去抱我爸我妈啊?”他噗呲一下笑得连肩膀都在抖:“啧啧,你生气的时候恐怕说你三岁都有点大了吧?小傻瓜。”他低头拉过我的手,在手背上摸了摸我刚刚拎袋子的勒痕:“好啦,不生气,以后没经过你的同意,我绝对不私联咱爸咱妈,百分百追随你这个蒸煮。”

  这家伙也不知道去哪儿学的这些词,一个整天泡在篮球堆里的傻大个说起话来全是最右内味儿,我耸了耸肩:“行吧,就相信你这一次,也希望我爸妈不要成为你的毒唯。”靳泽半蹲下来,用脑袋碰了下我的额头:“好啦,笨蛋,我先送你回趟学校,我明天也得恢复训练了。”他招手拦下一辆计程车。

  其实这也是我第一次和靳泽一起朝夕相处这么长时间,几乎是24小时都在身边的模式,所以想到一会儿我们就要分开要各自回学校的时候,心里突然也就有了不舍。我主动拉了拉他的手,他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把头靠了过来,打了个哈欠,紧接着很自然地睡到了我的大腿上,动作流畅得找不出任何的停顿,像是理所当然无足为奇似的。

  他一米九的大高个窝在后排睡觉,整个人蜷缩得跟只蚕宝宝似的,可他的手却没有表面上看上的那么安分,他穿过我衣服的下摆,直接搂在我的腰上,上下游移着,怎么都不肯拿出来。

  奔波了一天,不知不觉地我在车上也睡了过去,在一个红灯路口时车子急刹车我才醒了过来,睁了睁眼睛看,体育生居然换了个姿势,穿着他的臭袜子翘在我的大腿上,他见我醒来还故意抬脚往我鼻子上蹭,要不是我行动力还没跟着意识一起醒过来,我早就揍他了。

  广州的冬天偶尔还是会下雨,傍晚的时候车全堵在了路上,出租车司机眉头紧缩着,而我的目光则一直落在那个打表器上,恨不得立刻就下车自己走路回学校。靳泽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从他那寒暄的语气一下就能听得出来是篮球队里的小伙伴找他一起喝酒了,他偷偷瞄了我一眼,然后说:“今天不行啊,你嫂子刚回广州,我现在就为了兄弟把他丢一边这可不行。”傻子都知道他这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得,爱去就去呗,我把电话抢了过来:“别听他胡说,我可没心思管他那么多。”

  靳泽在一旁窃喜着,我原以为让他去就是了,反正大家都是男人嘛,跟朋友聚餐喝酒什么的也不用着这么草木皆兵,岂料这家伙让司机临时改道最后把我一起也给带了下去。我们提着大包小包跟进城务工人员一样,刚到餐馆门口他那一帮哥们儿就出来帮忙拿行李,嘴里还笑嘻嘻地说着:“去趟丈母娘家大丰收啊。”我有点尴尬地跟他们应和着,靳泽则是一副老大哥的模样,看上去比我印象中的神龙教教主还威风。

  说实话,靳泽这家伙哪怕再怎么周到体贴,他那骨子里的大男子主义还是格外显眼的,又或者说他们一群体育生在一起的时候特别爱面子,好比我压根就不喜欢“老婆”这种女性化的称呼,可他在喊这的时候内心的虚荣感和征服欲是肉眼可见的磅礴。

  我们刚坐定,就有一个女生过来坐到了靳泽的身边,我诧异着之前也没听说他们喝酒会带上女生啊,更令我震惊的是那女生居然还给靳泽夹菜,这下我就更加尴尬了。没办法我就是这么怂,该吃醋的时候我居然连声都不敢吭,就一门心思想要逃离那里。靳泽看上去也是出于礼貌跟那个女生笑着,可那女生并没有要就此罢休的姿态,她端起酒杯给靳泽敬酒,靳泽摆了摆手,然后问我:“有没有什么吃不惯?”我刚想开口,那女生就把手放在靳泽的肩膀上,格外妩媚地将他转了过去:“一起喝嘛?该不会是看不起我们女孩子吧?”靳泽只好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这个时候我明显已经能够感觉到他的脸了。

  可不知好歹的是那个女生又粘了过来,趁着交谈之际把手放在了靳泽的大腿上,靳泽一开始也只是礼貌地把她的手放回去,可三番两次下来,他终究忍不了了,直接将桌子掀翻了过去,他站起来又往那椅子上踹了一脚,怒气冲冲地指着今天这个局发起者:“孙睿,你他妈有毛病吗?老子高高兴兴地来陪你们喝酒,你给老子整的什么玩意儿,还他妈不让这女的给我滚。”

  我从来都没有见靳泽这么生气过,他脖子上青筋暴起,眉毛也耸立起来直插两鬓,我拼了命地拉住他,要不然这家伙操起啤酒瓶直接就要冲上去了。

  那女生也被吓傻了,惊惶失地逃了出去,孙睿这也赶紧过来跟靳泽道歉,说是自己班上的女生实在太喜欢靳泽了,他经不住一再的死缠烂打才答应让她一起过来喝酒,也没有想到会闹成现在这个模样。

  可靳泽那一口气明显还没出完,他晃了下脑袋,转身跟我说“没事的宝贝,你放手”,我刚一松手他就健步上前走屈膝顶到了孙睿的腹部上:“咱们兄弟一场,什么玩笑可以开,什么玩笑不能开,我今天还是得让你长长记性。我媳妇儿在旁边吃着饭呢,你他妈放一个狐狸精过来勾搭我是什么意思,是要当面给你嫂子戴绿帽子吗?”他话到这里,又一拳重重地捶在了孙睿的胸口:“这拳是替你嫂子给你的。”

  我真的被他吓得眼泪差一点就流下来了,此情此景我这下就完全能够想象出来他当时是怎么把那个抢走他前任的队友给打残的了。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使劲地将他往外拽,这家伙走到了门口处还不忘回头朝里头吼一句:“哥们儿我就是个gay,对女生一点兴趣都没有,也拜托你们管好自己身边的那些女的,以后说话做事用点脑子,别一个劲儿往上贴……”

  靳泽推开我拉在他胳膊肘上的手,一个人大步在前面走着,从他肩膀耸动的架势来看他一定也在努力地深呼吸平复自己的情绪。后来我才知道,这其实不是第一次有女生突然地闯进他们的酒局,而且上次也是孙睿组的局,所以靳泽才会突然爆发了情绪。

  我就这样在后面一直跟着他,他情绪平复下来之后转过身来,跑到我面前,搂了搂我的肩膀:“哎呀,我可真是小笨蛋,居然连脾气都不会控制呢。”什么鬼嘛,这转变也太快了些,我无奈地跟着他笑了笑,他又挠起了我的嘎吱窝,直到我憋不住大笑他才停下来。

  雨停了之后,街上的行人又多了起来,靳泽看着路边那三五成群的女生,突然跟我说:“你看,大部分的女孩子都是很可爱的啊,但是那些拼命往gay身上蹭,想要通过把gay掰直来证明自己魅力的女生,就真的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了。”

  靳泽搂着我走上前,他买了五串冰糖葫芦,把三串送给了边上的三个小女生,一脸骄傲地说:“草莓味的,很甜,赶紧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