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足球网-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育生

YPE htmlhtmlheadtitle data-vue-meta=true24体育生在健身房挂空挡冲澡时帘子被掀开 - 哔哩哔哩

2021-11-09 12:38:36体育足球网-首页
  体育生喝醉酒的第二天早上,我进卫生间时发现脸上不知什么时候被画了只乌龟,而他已经换好衣服,靠在门框上幸灾乐祸地看着我:“走,健身去,看你是要乖乖的去,还是被我绑着去?”别看靳泽这家伙平时一副不务正业的模样,其实是个很有规划的人

  体育生喝醉酒的第二天早上,我进卫生间时发现脸上不知什么时候被画了只乌龟,而他已经换好衣服,靠在门框上幸灾乐祸地看着我:“走,健身去,看你是要乖乖的去,还是被我绑着去?”别看靳泽这家伙平时一副不务正业的模样,其实是个很有规划的人。

  到了健身房前台,那女生笑盈盈地问他:“帅哥,怎么这么久没来了?我们还都有点想你了。”

  我以为他告诉对方因为校队刚集训完,结果那家伙连忙把我拉到身边:“谈恋爱嘛,比较费体力。”说完之后,他一脸得意地对我笑。

  靳泽从口袋里掏出两张卡来,我心想着他不会心细到提前把我的健身卡也给办了吧,毕竟我们学校离他家挺远的,也来不了几回,纯粹是浪费钱罢了。正当我还在心疼那笔钱时,那前台的女生说:“帅哥,你这张卡不是说是要办给你爸用的吗?怎么着,有了男朋友就忘了爹吗?”

  靳泽的脸上突然藏不住尴尬,他两只手摁在前台的柜子上,身体向前倾:“反正还没开卡,谁用都一样,一会儿人像采集你就直接采他的就行。”听到这些之后,我的心里不由得有点苦涩,就算这家伙表面上好像跟他爸已经没什么话可讲了,但他终究还是希望父子俩能一起做点什么,他是渴望他爸爸的陪伴的。

  我看着靳泽,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这世间上没有什么比看一个阳光开朗的人忽然面布愁云还让人心疼的。“想啥呢?”他把一条干净的毛巾直接就丢到我的脸上,随后假装要把卡递给我,等我伸手了他又故意缩回去,“你知道这张卡是谁的吗?”

  靳泽看上去已经调整好了心态,我猜他一定肉麻兮兮地想听说:“这是我公公的呀。”我才不说呢,既然给我了,那我从某种名义上也就是他爸爸了,难得可以占他便宜我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我清了清嗓子说:“这是你办给爸爸……的……”

  我才说到“爸爸”两个字,这家伙立刻就接话:“欸,真乖,走吧,跟爸爸进去吧。”气死我了,这家伙不仅体力上占上风,连反应速度也一而再再而三地吊打我。

  走进去之后,那些教练就开始跟他打招呼,摸胸的摸胸捏胳膊的捏胳膊,他倒也没有什么脾气,跟每个人都问好。就算我知道这是热爱健身的人见面时很常见的打招呼方式,但我心里还是有点不爽,总之就是很奇怪,就很想把这家伙裹得严严实实的,要不然就把那些人的手给剁了。

  “我媳妇儿不会是吃醋了吧?”他见我脸不对,然后搂了楼我的肩膀,“别吃醋了,他们都隔着衣服,而你,你可是光溜溜的呀小傻瓜。”他话一说完,然后就又把衣服脱了。我们刚好站在一大面镜子前,他拿出手机,亲了过来,很迅速地又拍了一张照片发朋友圈,也不管我是不是好看,更不用说修图。

  靳泽到了健身房以后格外地如鱼得水,嘴角总不自觉地咧起,虽然他的身材在那一溜教练里头并不能算特别好,不过因为他个子够高,五官又立体,再加上正值青春,所以很自然地吸引着大家的目光。我分明看到有人从他一进来就死命地盯着他看,躺在哑铃凳上根本一个动作都没做,这些我全看在眼里。

  他说先热身吧,然后就把我拎到了跑步机上面,我还在快步走的时候,这家伙他的速度就已经越来越快了,在健身房居然跑出了大草原奔腾的既视感,昂扬着头,身体规律地跃动着,每一寸肌肉都在用力着。

  很快地,靳泽的头发全都湿了,汗水洒在空中,衣服的袖子也都撸到了肩膀上,我站在他的身边,扑面而来的全是盛夏少年的气息。他单手抓起一瓶水,用牙齿把瓶盖旋开,动作流畅,分明是练习了很久的耍帅动作,平常人哪里需要这样开瓶盖的。

  因为我们挨得很近,我的视线自然全都落在他的上半身,等我低头才发现他下半身居然又是单纯地穿了一条篮球裤,奔跑起来的时候,明显得不像话。怪不得大家都在看他,我也真是服了,穿内裤对于他来说究竟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我从跑步机上下来,凑过去伸手把他那台机器的速度调很慢,他转头看我,因为没有缓冲的速度,他忽然慢下来之后便开始重重地喘着气:“咋了宝贝,我还没跑够呢?”

  “再跑我就把你的裤子扒下来。”我恶狠狠地盯着他的裆部,但这家伙居然就因为我这一句话起了反应,看得我的脸一下就红了。

  “哎呀,我媳妇儿终于发现了,这不是想出来透透气嘛。”靳泽也不藏着捂着,一副光明正大、旁若无人的模样。

  “你们教练没有告诉你跑步时要做好那方面的保护吗?”我又开始在专业知识方面寻求突破,绝不能让他占了先机。

  他将我散落在额头的碎发往后拨了拨:“哪方面啊?”他故意装傻,然后撩起衣服的一角,鼓动着给自己扇风,“我们教练倒是有跟我们说过跑马拉松的时候,小草莓上一定要贴东西。”算了,我不跟他争论了,我担心我再说的话,他又要亲上来了。

  靳泽见我不说话了,就故意把衣服扯得很长,几乎就要到膝盖了:“老婆,这样总行了吧,这样就看不出来了。咦,你看,我这样像不像穿了条裙子?”这家伙居然把裤子拉得老高,衣服完全把裤子给盖住了:“好了嘛,别生气了,要不我给你表演一个武大郎卖烧饼。”哈哈哈,我真的是要被他笑死。

  我低着头忍不住地笑啊笑,这家伙一下就把我扛起来:“别笑了二傻子,咱们撸铁去。”

  到了器械区之后,约靳泽过来锻炼的教练见他跟我一起来,走近跟我们打了个招呼就说走了,还美其名曰不打扰我们,看来不用冲业绩啊,学员都来了,还不拉过去上课,服了。

  我拍了拍靳泽的肩膀:“你教练都走了,那你还炼吗?”他搓了搓手说当然了,然后开始卧推,我看见他连着上了好几个杠铃片,表情狰狞,面部通红,青筋暴起,就跟个要变身的狼人似的,和平时完全是两幅模样。

  我就像他的小跟班似的,他练完我练,当然,我的重量比他轻很多,他把杠铃片装上去又拿起来,不厌其烦地。我说:“要不你六组练完之后,我再来吧,省得你一直得调整。”

  靳泽看都没看我,就下了个指挥:“快点,别磨叽,推起来。”我一发力,就发现这家伙偷偷地给我加了不止一点的重量,我的两只胳膊不受控地抖动着,这时他已经站到了我的身后。他辅助着我一起用力,可那个画面看上去真的是太了,我根本就不敢睁开眼睛,更不敢随便乱动了,我怕一不留神,我的鼻子就会碰到不该碰的东西。

  我累得要命,在一旁甩动着胳膊,而这家伙装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你看,我这调整哑铃片的时候不也在锻炼,做人嘛,不一定非得那么形式化。”切,这个时候倒跟我讲起了大道理,明明就是想要在大庭广众下占我便宜而已,还装什么哲学家。

  一个多小时过去后,我彻底精疲力尽地瘫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了,那家伙看着我一直笑,说了句没出息,然后伸手将我拉了起来:“来,帮你拉伸,不然你明天早上估计都下不了床。”他说着说着又开始动手动脚,光天化日地我也不敢叫出声来,我以为自己已经累到脚趾头都不绷不起来了,结果我压根就经不住他的撩拨。

  他捏了捏我下巴,一脸坏笑地看着我:“健身房这么神圣的地方,我们家老婆居然在胡思乱想,真是大不敬。”气死,看来他爸爸应该罚他抄两份经书才对,这家伙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消停。

  拉伸完之后,靳泽非要拉我一起去洗澡,还说最里头那间比较宽敞很适合我们俩。我自然是拒绝他的,被发现的话得多丢人啊,那一个个隔间的都没有门,全是靠帘子遮着而已,而且帘子也不是落地,里面几个人看得一清二楚的。

  他拽着我的胳膊:“真没关系,这时间点不会有人来坏咱们好事。”拜托,才高强度锻炼完,我感觉自己命都要没了,而他还满是心思想这些事。

  “你肯定跟别人这么干过,不然怎么这么清楚,渣男。”我赶紧从包里拿出换洗的衣服,甩开他,直接就进了正中间的那个淋浴室。他开始喊冤,我才不信呢,两只手把帘子牢牢按住,不让他进来,他闹腾了一会儿,然后到隔壁间洗了。

  可这家伙就是很狡诈,等我洗一半放松警惕后,突然就闯了进来,把我按到了墙角:“帮我搓背吧,要不然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哦。”他冲我挑两下眉,我只好乖乖地帮他搓,祈祷这时候千万不要有人进来,他倒好一边哼着歌,还动不动就发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来。

  我用最快的速度帮他搓完之后,直接用沾满泡沫的沐浴球丢在他脸上,然后趁机溜了出来。这家伙笑了两声,说我是个胆小鬼,然后自顾自地在里面继续冲澡,我才懒得理他。

  就在靳泽快要冲完的时候,有个四十多岁的大叔走进来找东西,说自己的手表摘下来忘拿了,我故意使坏,指着靳泽的那间对他说:“好像在那里面,我刚刚好像有看到。”

  想必是心急,那大叔居然也不打声招呼,掀开帘子直接就探头进去,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更令人错愕的是,他头刚伸进去,靳泽直接就使劲把他推了出来,像是受了什么奇耻大辱似的,一拳挥在对方脸上。

  那大叔一个踉跄直接就跌倒在地上,我当时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没想到自己搞个恶作剧会导致这么严重的结果。

  大叔捂着脸什么都不敢说,靳泽光着身子蹲下来拽着对方的领口,语气特别凶狠:“怎么着,上次的教训这么快就忘了,需不需要我再把你送到局子里面去。”原来那个猥琐大叔已经不仅一次通过这种方式来骚扰健身的会员了,他开始求靳泽放过他,拼命地道完歉之后夹着尾巴跑了。

  我看着靳泽,直到他的脸恢复正常才把衣服拿给他:“赶紧穿上,别着凉了。”这家伙委屈巴巴地揉着手:“媳妇儿,手疼,要亲亲抱抱才会好。”然后他就像树袋熊一样搂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