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足球网-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育生

男奴(1)

2021-11-09 23:37:55体育足球网-首页
  于是,领我回家后,花娘就说,小五啊,看你长得人五人六的,约莫以后长大了也是个祸国殃民的主,名字自然要个性点了

  于是,领我回家后,花娘就说,小五啊,看你长得人五人六的,约莫以后长大了也是个祸国殃民的主,名字自然要个性点了。所以,你就叫五六,贴切不?

  我是个男人,地地道道的男人,这个不用怀疑。至于爱好什么的,那边在看的姑娘自行想象吧,那种麻烦的事,我才懒得去想。说到这,约莫大伙该看出来了,我这人没多少优点,也没什么个性,最突出的,也就那么一点坚持,怕麻烦。

  其实,说白了,就是懒。能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十六岁那年一校花跑来表白顺便一道去开了房,我往床上一躺眯了眼正准备等着享受时,小姑娘啪一耳光呼到我脸上了。

  “尼玛五六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尼玛我先表白我来开房我帮你洗澡,尼玛就连你衣服都是我帮你脱的,现在尼玛居然往床上一挺尸干等着就完事了?尼玛老娘没兴趣奸尸!”

  校花姑娘一口气吼完甩甩膀子扬长而去,留我一个人光溜溜躺床上各种凄惨。尼玛,好歹帮我把衣服穿回去再走啊!

  “五六,你果然是朵奇葩呢。知道当年为什么要领养你不?因为我下地前在树上看了你老半天,你说你个熊孩子,苍蝇落脸上趴着你拿手挥走不就完了?居然还懒得动,只在那光顾着眨巴眼,差点没笑死我。那会我就觉得你挺逗了,怎么能长了这么多年没长进不说还越长越回去了?”

  “五六你果然是个人才。以后我看你也别找姑娘了,干脆找爷们得了,保准你从头到尾不用自个动一动。”

  大花,啧啧,光听这名字就该知道花娘的取名恶趣味实在是入骨三分,我反正是懒得再吐槽了。大花是花娘的亲儿子,全名花非花,大我一岁。虽然我懒得承认,但不得不说,他非常无赖地继承了花娘的所有优点。高了我那么一点点,身手好了我那么一点点,连带着一张脸都比我帅了那么一点点。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不如我们家十二好看。

  当时大花一听就不乐意了,说什么也要去看看我口中那个只能天上有的美人十二。我拗不过他,只能皱着眉头陪他去爬了一回墙头。那会儿十二已经坐在轮椅上了,人也瞧着有些让人心疼。大花看了一会,脸皱成了包子。

  后来我懒劲一上来,就趴地上不起来了。大花也没辙,只能悻悻地下墙把我扛回了家,一路上跑得跟草上飞样。

  “五六我告诉你,就算他真比我好看,你也不能多看他一眼。我这么好,伺候你吃喝拉撒,给你洗澡,帮你穿衣,床上也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地,你上哪儿再找第二个去?你个小没良心的要是敢跟他跑了,我这辈子都不放过你。”

  其实,在我这有限的生命里,唯一的愿望就是能舒舒服服懒懒洋洋地过一辈子。能不动就不动,能不吃就不吃,就趴一暖和地儿,晒着太阳睡大觉。要不是不喘气会死人,我真想连喘气都省了。什么梦想啊追求啊恋爱啊,太麻烦。

  结果,老天跟我开玩笑,塞给我一个精力过剩的花娘,又顺手塞给我一个精力无穷尽的大花,还有一个需要不停上窜下跳的人生。

  花娘是个贼。喂喂,那边的,别当成是镇日里压着马路挤着公车顺手牵羊的佛爷啊,那种贼,太没有技术含量,上不了台面。花娘的这种贼,是飞檐走壁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足迹遍布全球的高级贼,专偷能改变命运云云的高端产品的高级贼,是天下贼子们要顶礼膜拜的皇帝级别的高高高级贼。什么钱包啊钞票啊黄金啊钻石啊,入不了咱们的眼。嘛,如果那钻石能超过十克拉并且世间罕有的话,那是可以考虑的。

  所以说,俗话说的好,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花娘都成贼界的大姐大了,身为她的儿子的我们,当然也不会除外。好吧,我坦白,是大花牛逼,我傻逼。

  犹记当年方出道,花娘给了项现在看来实在是拿不出手说不出口的简单任务,就是去一人家偷他们床头柜上的闹钟。简单吧?谁觉得简单谁傻逼。那家人作息时间准得变态,闹钟定在清晨六点整,恨不得闹铃一响就全家出动。花娘更绝,居然要我们两个五点五十八时进去偷。放眼现在,两分钟的时间我偷十个出来也没问题,不过那时候?

  “偷出来就算你们两个过关,以后自己选。偷不出来?哼哼,五六,你准备每天跑马拉松吧。”

  至于后来的过程嘛,反正就是大花用三十秒拿出闹钟我负责在旁边喊加油,结果因为高兴过头忘记把闹钟关上又不小心因为我懒得再跑,于是一分半钟后闹铃一响,那家人炸了锅。

  彼时,我们两个正悠哉乐哉地站在墙头上准备用比较潇洒的姿势往下跳,被那家女主人拔高的嗓子一喊,我一激动就从墙头上摔了下去。

  怎么说也是第一次出来偷东西,说不紧张是假的。大花下来后一把拽起我就往家跑,我被拽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烦了,甩开大花的手就四仰八叉地躺回了地上。

  大花被我气得够呛,踹我一脚后认命把我扛起来一路扛回了家。现在想想,好像就是从那时候起,大花有了随时扛我跑路的习惯,也有了帮我善后的下意识动作。期间大花抱怨我重得像头猪,我还乐,说,我这是免费帮你锻炼肱二头肌呢,你还毛病了。

  结果大花一不小心锻炼过度,造成了日后随时想要就一把抗了我扔上床化身禽兽的不堪局面。

  所以,在某次滚完床单后,我扶着毁了一半的腰特真诚地跟大花提出了想要退休的建议。

  “熊孩子你敢更懒点吗你!二十郎当岁就给我提退休?胆肥了是吧?花娘下个月生日,拿不出好东西来等死吧你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