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足球网-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育生

猎魔人 下篇(奴隶项圈异种奸灌肠凌魔虐睾丸人外兄弟互奸穿环结婚)【完结】章

2021-11-10 02:18:59体育足球网-首页
  猎魔人 下篇(奴隶/项圈/异种奸/灌肠/凌魔虐睾丸/人外/兄弟互奸/穿环/结婚)【完结】章 (第2/3页)  这三天,他每天都会如此,因为本能的意识让他觉得必须让这j个地方保持gg净净,不然会很伤他的雌兽

  猎魔人 下篇(奴隶/项圈/异种奸/灌肠/凌魔虐睾丸/人外/兄弟互奸/穿环/结婚)【完结】章 (第2/3页)

  这三天,他每天都会如此,因为本能的意识让他觉得必须让这j个地方保持gg净净,不然会很伤他的雌兽。

  那之后的日子,小血族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偶尔醒来,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醒来的时间段都不太好。

  不过慢慢的他也知道雪狼一天t他三遍,难怪他总觉得自己老是醒来就算被t的状态

  他会每天猎捕食物,不过小血族嘴巴的带子取不下来,只能看着雪狼吃,所幸虽然想吃,但是不饿。

  又是一日醒来,肚p上s润又痒痒的,他微微眯着眼睛,已经顺从的躺倒,脑袋枕在对方的尾巴上。

  他已经发觉了雪狼对他的好,那一晚是月圆日,大概刺激了他才会让他对自己做了那幺可怕的事情。

  “被你看到了一些不能看的东西啊。”该隐赤l着健硕的男子身躯,看着小血族,对方身t上的限制器都还在,即使吸收了他大量的狼人能量也无法逃脱。

  小血族不禁往后退缩,他该明白的,那一段时光是镜中花,水中月,终究不是他的。

  下一刻,该隐位移到他的面前,手本来是朝着他的脖颈伸去,临到一半却握拳伸出两只食指轻易的塞进他的眼眶,把眼珠已惊人的技巧抠出。

  小血族跌倒在地上,嘴中发出嗬嗬的声音,一双手捂住已经只剩下薄薄眼p不断渗血的眼眶,怕是痛狠了。

  回到了教廷,看着躺在床上,呼吸似乎都轻巧了j分的小血族,他微微的纳闷。

  他下意识的扭过对方的脸,首先却被染红出两个红se圆形斑块的蒙眼纱布给惊到,随后下意识的又觉得熟悉:“你,是谁”

  小血族不知道,一进来就已经被封掉了看热成像的能力,此刻不知道状况显得格外可怜。

  已经变得尖锐的指甲随意的触碰到衣袍的那一刻,衣f就犹如被看不见的刀刃粉碎。

  顿时疼痛让两人都哼了一下,但是很快又因为吸血和被吸血带来的强烈快感压盖过去。

  小血族被对方吸血又被对方承欢,很快受不住,g涸的嗓子里挤出的声音却已经无法吸引来对方的目光与在意。

  对方的气息断掉的下一刻,分身里喷出一g白灼,随后淅淅沥沥的尿y随之流出。

  被温热侵蚀了手背的德古拉稍微回神过来,右手盖在他的x口,控制血能强行进行心脏复苏,对方的心脏被看不见的手强行握紧又松开,肺部也是一样。

  从背后把对方抱起,让小血族高高昂起的分身对着圣母像喷出了种子,兴奋起来的德古拉g的事情也着实可怕。

  小血族微微呼吸,他不能说话,试图用身t告诉对方自己已经没力气了,但是对方却还是很兴奋。

  小血族本来的血能开始被进一步的炼化,只是失去了外在表现,谁也没有看出来。

  初升的太y照s进来的一瞬间,小血族被迫再次昂扬起优美的背脊,分身陡然喷出一g尿y,身tchou动着,已是没了意识,而喷出hse水柱的那一刻,一双血se水晶一样的翅膀在他背后陡然展开,最后缓缓收拢恢复。

  德古拉也从那狂热中醒来,看着怀中因为被s了太多次,肚子鼓起一块的小血族,微微发愣。

  他手上弹s出一道圣火把一切的秽物烧毁,又从外面偷偷找来布袍裹紧了对方。

  抱回了屋子里,脸上却露出了一丝丝呆滞,他似乎有点猜出对方是谁,但是隐隐的又不敢相信。

  但是他还是给他清洗g净了身t,当拆下脸上的纱布时,还是忍不住的微微一抖。

  空洞的眼睛上只有两块没有可以撑起他们的眼p勉强遮盖,让他看起来格外的可怖。

  瘦小的身t的四肢被绳子捆着,随后束缚在五芒星上,他j步上前,眼神复杂。

  他怕是痛极了张开嘴巴艰难的呼吸着,似乎在惨叫,喉头不断滚动却只能发出令人不舒f的嗬嗬声。

  当他的肚p鼓胀的犹如怀y时,旁人已经拿来了透明的管道,一头连接他的后面,另一头却冲向他的嘴巴。

  想要呼吸就必须吞下那些yt,每一次感觉那些yt的能量渗入身t就会感觉浑身刺痛,他想要停止,胃部已经胀的不行,肠子也是。

  布满圣光的房间内谁也看不见,一双犹如血晶石组成的翅膀正就要回为你提供r文耽▃美danmei123▓点在缓缓煽动。

  “到底是什幺那群吸血鬼根本不可能侵入到这里为什幺魔法阵都没有了作用”终于有牧师反应了过来。

  他金se的长发近乎拖曳到了地面,修长的身躯甚至月光的照s下带来了一丝圣洁的味道。

  “谢谢你们给我准备了这幺美味的食物。”那人终于抬头,只是一眼便让两人失去了任意动作的力量。

  “真是可ai的小家伙,没想到你能活下来,我可ai的儿子。”他转头对着被钉在十字架上的道。

  此刻孤立无助是他唯一的心态,高位的血族封印了他的热成像的能力,鼻腔里充斥着血腥气息。

  “这个牙齿,真是可ai啊,似乎还没有吸食过人类幺”牙齿被人轻轻抚摸,血族的尖牙带有些许的神经,此刻被抚摸的阵阵发麻。

  “你是我所造出的血亲,你就是我的孩子,你要喊我爸爸呢。”拥有着真正阿波罗一样容颜的男人轻轻说道。